一月两炸!9100亿宁德时代还好吗?

  • A+
所属分类:体育头条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资本市场部  

来源:野马财经(ID:YMCJ8686)

2020年,被业内称作“动力电池灾年”,宁德时代却逆势而上,股价一年翻了3.5倍。进入2021年,宁德时代眼看要冲进万亿俱乐部,却开年不顺,一月发生2起爆炸……

1月20日,德方纳米(300769.SZ)发布公告称,旗下控股子公司曲靖市麟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靖麟铁”)的一个室外尾气吸收塔发生爆炸,事故造成12人受伤。

德方纳米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受伤人员均已送到医院救治,无生命危险。德方纳米解释事故的主要原因是最近气温过低,设备故障导致尾气塔压力过高,阀门失效所致。

野马财经注意到,除了德方纳米外,曲靖麟铁的第二大股东是宁德时代(300750.SZ)。

宁德时代一月两炸

天眼查显示,曲靖麟铁成立于2018年11月,注册资本1亿元,经营范围包括纳米粉体材料试剂、纳米粉体标准样品、纳米材料产品(均不含限制项目)的研发、销售等。

股权穿透后,曲靖麟铁由宁德时代和德方纳米合资设立,双方分别持股40%和60%。

德方纳米的招股书披露,2014年至2016年,其是宁德时代的前五大供应商,主要从事包括纳米磷酸铁锂、碳纳米管导电液等的开发、生产和销售

从2015年到2017年上半年,来自宁德时代的收入占德方纳米总收入的比例过半,分别为50.35%、63.17%、66.73%。

2019年,双方成立合资公司曲靖麟铁,并约定曲靖麟铁首期规划年产磷酸铁锂1万吨。宁德时代将向曲靖麟铁采购磷酸铁锂,并根据采购量向其预付采购款不超过1.315亿元。

如今,曲靖麟铁发生爆炸,是否会对宁德时代原计划的采购产生影响?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就此多次致电宁德时代,未能收到有效回复。不过,德方纳米向野马财经表示,因为曲靖麟铁目前处于试生产阶段,所以对公司及宁德时代的影响有限。

截止1月21日午间收盘,宁德时代股价涨幅0.24%,收盘于392.34元/股,市值9193亿元。德方纳米股价上涨3.18%,收盘于162元/股,市值145亿元。

这已经是1月以来宁德时代关联公司第2次发生爆炸。1月7日,宁德时代孙公司湖南邦普老厂车间发生爆炸起火,导致1人死亡,6人伤情较重,14人受轻微伤,发生爆炸的邦普老厂车间停工配合事故调查。受该消息影响,1月8日,宁德时代股价股价跌幅2.11%,市值9423亿元。

2020年被称为“动力电池灾年”,宁德时代却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股价全年翻了3.5倍。截至第一次爆炸前,宁德时代市值高达9800亿元。不过,接连爆炸,让宁德时代的万亿市值成为泡影。如今,宁德时代市值约9100亿元。 

“时代的宠儿”

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从从2014年开始,时值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支持政策频出,推动新能源汽车的爆炸式增长。借着风口,宁德时代迅速腾飞。

2015年,宁德时代的全球出货量已超越两家韩系电池企业,达到了全球第三,仅次于松下和比亚迪,研发人员数量以及锂电专利申请数位居全球前列。2018年,电池界“独角兽”宁德时代在创业板上市,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一匹“超级黑马”。

在《胡润2018百富榜》上,曾毓群以“黑马”之姿首次进入福建富豪榜便位列第二,身价400亿元。 在《2020胡润百富榜》上,曾毓群以1200亿元财富与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并列汽车行业第一。

随着成功上市,2018年后宁德时代的市场占有率一直保持在40%以上,可谓“一家独大”。

关于宁德时代的成功,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讲过一个的故事,在曾毓群的办公室中挂着“赌性更坚强”五个大字,到访的客人都被其气魄给震慑。于是,有客人好奇问道,福建人不应该挂“爱拼才会赢”吗?曾毓群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从某种程度来说,宁德时代的发展本身也是一场豪赌。上市之初,宁德时代在招股书中直言,“产能不足是公司的竞争劣势之一。”所以上市之后,宁德时代不断攻城略地提高产能。

2020年12月29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累计总投资不超过390亿元,计划分别在四川省、福建省和江苏省新建或扩建电池产能。

如此巨额的投入,钱从哪里来?

2020年7月,宁德时代发布了200亿定增计划,引入高瓴资本等明星机构,宁德时代在公告中指出,募集资金用于扩充产能。 

宁德时代急于扩充产能的压力来自国际巨头之间的竞争。2019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累计出货32.5GWh,占据全球市场近三成份额。 到2020年一季度,长期霸榜的宁德时代,以17.4%的市场占有率退居全球第三。其中LG化学和松下的市场份额分别是27.1%和25.7%。 

群雄环视

宁德时代失去了全球“电池一哥”之位,这是一次偶然,还是其业绩发展的转折点?

数据显示,2019年,宁德时代实现营收457.88亿元,同比增加54.63%;净利润45.6亿元,同比增加34.64%。到2020年前3季度,宁德时代前三季度营收为315.22亿元,同比减少4.06%,归母净利润为33.57亿元,同比减少3.10%。

宁德时代解释主要是由于去年同期新能源补贴数额较高以及疫情影响。

Marklines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欧洲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55.1%。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则显示,上半年国内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35.2万辆,同比下降38.5%。

曾毓群曾呼吁,中国电动车市场不要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我们把基础设施全部做完了,人家开始热卖。”

曾毓群的危机意识背后,宁德时代自身的发展也有点失速。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分别为36.29%、32.79%、29.06%和27.15%,相比2017年,2020年上半年的毛利率跌去了9.14个百分点,曾毓群的压力可想而知。

如今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完全退坡,国际电池巨头“摩拳擦掌”,已然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市场,动力电池产业进入洗牌期。

一方面,国际巨头纷纷开启在华扩张的布局,包括韩国动力电池巨头SK、LG化学、三星SDI等。另一方面,中国本土新能源汽车厂商面对更多的选择,也已开始出现“改换门庭”的趋势。

比如2019年3月,吉利汽车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安聪慧对外透露,吉利将选定第二家电池供应商,用作备货供应商。该供应商为日韩企业,双方将会采取合资方式。 

而除了虎视眈眈的“强敌”之外,宁德时代自身的问题或许更为严峻,比如其自身产能不足、产业结构单一等问题。据悉,1月20日发生爆炸的曲靖麟铁,系宁德时代8万吨新增产能的执行方。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